2019年12月13日

■专题策划:林波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辛捷恺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黎秋玲 李海强 梁肇思 方阳麟

老有所养 何以养之

用社区医院实现养老无缝对接、利用楼盘增设老人活动空间、鼓励民间力量参与养老院建设、增设养老保险险种、建议政府补贴民营养老院、为养老机构立法实现责权分开……面对日益严峻的养老问题,不仅全国两会上的代表委员关注,养老业界人士也对此问题有独到的想法。

代表委员说

让社区医生成为家庭医生 “我是一名医生,在工作中了解到我国人口呈高龄化、慢性病化、失能化趋势。”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北京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孙铁英曾去青岛一家心脑血管医院进行过调研,那一栋楼里既是医院又是养老院,平时不需要治疗的老人就在养老院生活,需要治疗就可以马上转移,医院旁边还有一家护理院和一家护理学校,护理学校的学生实习、供给又直接解决了养老院的需求。“这是很好的医养结合模式,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认真研究这些经验和做法,统筹推进医养结合型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针对一些不愿意到养老院生活的老人,则可以选择和社区医院无缝对接。社区医生可以和辖区内的老人,主要是失能老人签订协议,聘请社区医生作为家庭医生,定期巡诊,家庭医生需要为老人建立档案、制定医疗计划等,然后将这笔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

鼓励更多民间力量

参与养老院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的看法是,虽然社区养老服务、居家养老服务非常重要,但据他了解,在我国这两种养老服务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机构养老目前仍然是比较普遍的养老方式。

对于这个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社保基金会副理事长沈小南的意见是,是否能够鼓励更多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建设民间养老院。这方面需要政府给予适当的扶持,当然她知道目前已经有一些政策,比如较低的土地价格就可获得使用权,床位有补贴等,但是更多的政策如何落地还是问题。

“如何让社会力量参与同时也能得到合理回报,这是一个待研究的问题。”在郑功成看来,仅有简单的政策支持仍然无法解决民办养老机构空置率的问题,这就要求政府引导养老投资者按照老人的服务需求来提供服务。

增设全新养老保险险种

除了目前我们所需要缴纳的社会保障金外,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人社厅副厅长罗良娟认为国家还可以考虑增设一种基础险种,这是一种全新的养老保险。“如果说退休金是用于解决老人吃饭问题,那么这笔养老保险金是解决老人生活问题的。”在罗良娟的建议中,她认为这种保险在开始实施时可自由选择,但同时需要由个人、单位、国家三方面来共同承担,缴交到一定的时间后就可以按月拿回用于生活所需。

给和父母同住子女减税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浙江省委员会副主委计时华多年来一直关注养老问题,她此次两会上重点建议的内容就是养老。她呼吁企业、单位等要有效落实探亲假,鼓励职工要“常回家看看”,在条件允许的地区,甚至可以给和父母同住的子女一点鼓励,比如是减税。计时华还希望未来能通过立法,改变“一刀切”的固有模式,各地可根据自身的发展水平差异、人均可支配收入等因素来确定当地养老服务的水平,同时为老人提供合理的养老服务补贴。

楼盘需设老人活动空间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认为,现在很多老人需要照顾的不仅仅是身体健康和物质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心灵的空虚和寂寞。作为艺术家的他,提出了“艺术养老”的全新观点。“根据住宅比较集中的情况,可以选择公共空间来给老人们活动,让志趣相投的老人进行精神交流,唱歌、画画、写写书法,这些都是很好的养老方式,还可以解决白天子女上班后的照顾问题。”当然许钦松指出,这样的活动场所必须配备专业的医护人员或有这方面技能的人员, “这就要求我们尽快完善这方面的培训、考证体系。”

业内人士说

没有法律保障 都不敢投资养老机构

“我们圈子里提得最多的是立法,有关责任利益鉴定问题。”广州黄埔区福利院院长刘旅滨说。对于政府加大投入养老事业,他感到很高兴,也认为正是市政府的投入让各区都有公办养老机构,广州才没有出现像北京一带老人“老不起”的情况。然而站在养老机构的角度看,刘旅滨认为,目前没有完善的法律法规保证养老机构运作是一个大难题。

“比如说老人家在老人院摔倒,是谁的责任?现在是只要你在院里受伤,不管老人是自理的还是需要看护的,都算老人院的责任。”刘旅滨坦言,“更重要的是,家属索赔已经形成习惯,不走法律途径,直接上访。如果按着入院时的托养协议来打官司,我们未必会输。但是一上访,事情闹大了,有关部门总是想息事宁人,这样就不分对错了。”

他回忆道,有一次在北京与福利机构的同行开会,一位同行指出,不立法保障养老机构权益,很多外国企业都不敢进来投资。刘旅滨说,“对民办养老也是一样,养老是微利的行业,如果一个老人家摔倒了,家属要你赔100万,你一个赔得起,两个呢?我们很困惑,养老机构地位低也是因为没有法律保障。”

“医养护”三位一体省钱省事

广州市天河区珠吉街养老院院长刘细汉说,目前珠吉街养老院首创了将养老院、护理院、社区医院三部分整合在一起,三个机构按照不同的行业规范监管运营。但是又“三块牌子一套人马”,这种模式是比较科学,节省成本的同时能提升对老人的服务水平和范围,这是目前民营养老院可以学习的模式。

“该模式弥补了单纯养老的缺陷,又将医疗、康复和住院结合为一体。”刘细汉说,老人家除了养老之外,医疗方面也是生活中很重要一环。此外,养老院配备了医疗的功能,也可以让老人不需要经常在养老院和医院之间来回跑,在养老院就可以解决看病住院的问题。


习近平考察江西什么事有谱了

3月5日下午,习近平在自身所属的上海团参加完审议。按惯例,他会有针对性地选择去几个地方代表团与代表们进行互动。3月6日,他首先选择了江西代表团。他在江西团说了些什么?又释放哪些信号呢?


东京的公园重绿化拒绝广场舞

所谓“共同”,就是大家都来休息的地方,又不是每一个人可以“任性”休息地方。允许了后者的存续,就会失去前者的存在,“公园”就会变成“私园”。“广场”就会变成“窄园”。这样的理念,有序当今中国借鉴。


百姓获得感增加不等于加薪

由于贫富差距大,百姓收入正常增长机制缺乏有效制度保障,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有更多的“获得感”的呼声日益强烈。会前多项调查显示,收入分配改革成为当下公众关系的第一民生话题。


习近平路遥是同一批知青

两会上,在上海团参加审议后,习近平与一位代表提到,“路遥我认识,当年下乡办事时还和他住过一个窑洞,曾深入交流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