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日

作者: 赵锋

百亿产业园项目推进4年后意外停滞,其投资商实际控制人已被多个信源宣称“失联”。由此,留给该项目地陕西省安康市高新区,被套上亿配套资金,征地拆迁千亩,未来却仍难确定。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安康市拟投资百亿、占地5000亩的金属镍循环产业园停滞的背后,是其投资主体——陕西天沐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天沐”)的母公司江西江锂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锂科技”),陷入破产困局中难以自拔的一个反映。

这个曾号称拟成为千亿帝国的冶金巨人——“江锂科技”的母公司四川尼科国润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尼科国润”)在过去十年间,凭借实际控制人张芃与国际资本机构摩根士丹利基金(下称“摩根基金”)及德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德同”)密切的关系,在在国内快速跑马圈地布局金属镍、锂等产业园。 此后,江锂科技亦在摩根基金、德同注资后,作为金属镍、锂业务运作的平台公司,冲刺资本市场未果后,又遭行业低迷冲击,而在银行催债之下,压垮最后的救命稻草,被法院宣布破产。

事实上,与该公司同处江西新余、同年吸引PE注资的江西赣锋锂业有限公司(下称“赣锋锂业”)成功登上中小板,而江锂科技的资本局命运却最终落得个破产重整残局。

“帝国”往事

“江锂科技”的前身——江西锂厂是省属国有企业,因严重资不抵债,于2001年11月被迫全面停产。2004年,江西锂厂划转分宜县管理,2005年由尼科国润整体收购。

2005年1月,毕业于沈阳黄金地质学院,曾先后在武警黄金部队、中信国安锂业任职的张芃,在四川省彭山县注册成立了一家资产仅有1500万元 的“尼科国润”。仅仅10个月后的2005年11月,尼科国润和江西省分宜县政府签订资产收购协议,前者以法院宣告企业破产拍卖方式收购原江西锂厂,并用 1000万元人民币买了500亩土地和旧锂厂所有的厂房。

2006年3月10日江锂科技正式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其中尼科国润出资4000万元占80%股份,会理县金天艾莎铜业有限责任公司出资1000万元占20%股份。公司主营锂、镍、钴、铜、锌等有色金属产品的生产经营及研发。

有资料显示,尼科国润进入江锂科技后,短短的两个月后,该公司就完成了碳酸锂生产线的设计制作安装及附属配套设施施工改造,并通过两个月的调试 生产后进入正式生产。一年之后,尼科国润利用原来江西省老国企的资产,借助锂业市场的火热而实现当年盈利。2006年江锂科技生产碳酸锂1100吨,实现 销售收入6700余万元,上缴税收1068万元。

这次几乎是定制式的收购以及投产当年盈利,此后也几乎是江锂“帝国”实际控制人张芃最为得意的资本运作。仅仅以千万元的代价换来的破产企业,被收购投产一年就一改多年来萎靡不振的局面。

这也成为江锂科技打造其重金属帝国的起点。

此后,凭借锂业市场的火热,江锂科技连续实现盈利。资料显示,截至2007年8月底,该公司总资产达2.58亿元,净资产1.27亿元。累计实现产值5718万元,上缴税收1565万元,实现利润643万元。

彼时,良好的市场预期,亦引来资本界的关注。2007年9月,在摩根基金以及德同两大资本机构介入尼科国润的同时,两大资本机构共出资4000 万美元,注资江锂科技。投资后江锂科技目标是建成4000吨碳酸锂、2000吨氢氧化锂、5万吨电解镍、30万吨电解锌、120万吨硫酸规模,年销售收入 达到300亿元。

当时的公开报道显示,此后该公司大肆圈地进军金属镍产业,因为电解镍产业容易上规模,且产品电解镍的利润率不错。该公司拟定目标是,2008年生产5000吨电解镍,2009年是1万吨,2010年是2万吨。并准备在2009年包装上市,实现登陆国内资本市场。

此后江锂科技注册资本变为2.8亿元,固定资产升为10亿元,职工人数达1050人。2011年,以“锂”和“镍”为主打产品的该公司,成为国内第一大锂盐生产企业,第二大镍生产企业。年产1万吨锂盐、3万吨电解镍、1万吨镍丝镍带,当年上缴税收过亿元。

按照该公司曾经的说法,从2006年正式投产至2011年,短短5年间,该公司无论是产能还是产值,都翻了十倍。2010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29亿元,实现利润2.8亿元。

当时已经为全球最大的红土镍矿湿法提镍企业的江锂科技,亦开始进入云南、陕西镍产业市场,并以从电解镍工业废渣中提取活性二氧化硅与再生铁精粉的技术而叱咤国内镍行业。

事实上,此时江锂帝国已达到顶峰。但该公司还拟在2015年,电解镍总产能达到10万吨,锂盐总产能达到3万吨,镍丝镍带总产能达到6万吨,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000亿元。并号称,在江西打造全球最大的红土镍矿湿法冶金基地。

然而,豪情壮志之后的2015年初,在行业市场低迷,以及大肆融资、上市未果等种种因素的叠加效应下,江锂科技陷入困局。该公司多位离职人士告 诉本报记者,公司从2012年起就未给部分员工交纳社保,到2013年公司后勤机关员工拖欠工资9个月未发,各部门领导拖欠15到20个月。2014年 起,从公司辞职以后也不给结算工资。

资本谜团

2015年9月开始,江锂科技实际控制人张芃被发现“失联”,从而引发连锁反应。9月24日,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新余市选出的张芃被罢免了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张芃的代表资格终止。

这条隐含着多种信息的公告,也被张芃拟投资圈地的陕西、云南等地方业内传为:“其涉某已落马官员案被带走”。而随着这位电解镍大王的“失联”,其构建的江锂帝国也宣告崩塌。

2015年10月,曾经的锂业老大江锂科技一步步走向破产重整的境地。

2016年1月12日,上市公司赣锋锂业的一则公告从侧面让国内业界知道了江锂科技宣告破产的消息。

该则公告显示:赣锋锂业参加了破产重整企业江锂科技的部分财产拍卖会,以4.2亿元的价格竞得江锂科技约4000吨“国润”牌氢氧化锂(LiOH.H2O),单价为10.51万元/吨,并已签订《竞买合同》和《拍卖成交确认书》。

事实上,2015年11月,江西省分宜县人民法院的一则《关于申报江锂科技有限公司债权的公告》就显示,江锂科技已经被宣布破产重整。这份公告 称,本院根据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分宜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15年10月29日裁定受理了江锂科技重整一案,并于同日指定江 锂科技破产清算组担任江西江锂科技有限公司管理人。江锂科技的债权人应自2016年2月 23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书面说明债权数额等。 

本报记者也从江锂科技破产清算组了解到,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于2016年3 月7日召开。另据本报记者从相关信源获悉,该公司目前债务或达40亿元以上。

有债权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江锂科技债务梳理资料显示,过去10年来,江锂科技以及其母公司通过债券、银行等渠道先后举债30多亿元,通过合作等渠道沉淀占用资金累计或超百亿元。而目前江锂科技在国内各地投资产业园等资产预计不超过40亿元。

由此,不难看出,该公司在陕西安康标榜投资百亿的金属镍产业园难脱圈地、圈钱之疑。该公司母公司仅在2007、2008年就融资近6亿元。资料 显示,尼科国润于2007年引进摩根基金和德同资本4000万美元,2008年,又与广东盈峰、福建三一、宁波富鼎等企业合作,融资2.7亿元人民币。而 截至2010年,该公司仅拥有资产20亿元,年产值10亿元。

资本业内人士分析指出,从江锂科技以及母公司尼科国润引入PE,且在国内多省大肆圈地,并包装辉煌的过往轨迹看,该公司从一开始就编织了看上去很美的产业版图和资本局。

这极大地迎合了有关地方政府好大喜功心理,由此也可以从被包装了大项目的地方获得土地、银行资金等特别支持。而无论是圈地、圈项目最终则是为了在股市上圈钱。

不过,可惜的是江锂科技冲击上市并未成功。再加上国内外镍、锂市场低迷,其盲目扩张导致的烂尾项目又难以从银根紧缩的银行融到资金。最终使得这个资本局仅走了一半,便宣布崩盘。

江锂科技2015年11月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目前正在债务登记中。安康高新区有负责人称,作为子公司的陕西天沐亦无力筹资百亿建金属镍产业园。因此高新区拟引进新的项目,填补已征收的千亩土地上的项目空缺。

陕西天沐公司留守的人士称,目前项目由于母公司江锂科技已破产重整,安康金属镍产业园不大可能再实施了,目前在处理“善后”事宜。


农村剩男为何“饥不择食”?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体制内产生不出思想家怎么办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近百年痼疾能改掉吗?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高铁票价会涨到高不可攀吗?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